她是韩版“徐盈盈”:投药虐杀两任丈夫,刺瞎妈妈哥哥

佚名娱乐头条人气:30时间:2023-12-04

昨日,朱令在病床上迎来她的50岁生日,可因为脑瘤发作,颅压过高,朱令只能在重度昏迷中度过。

30年前,朱令遭两次蓄意铊下毒,又因为耽误救治时机,最终留下永久严重后遗症,灿烂人生被彻底改写。

谁能想到,同一檐下的室友,竟会对她做出“投毒”行为?

人心往往比想象更可怕,今晚想说的案子,也是一个“向至亲投毒”的故事。

18年前的韩国,一位众人眼中的贤妻良母,先后虐杀两任丈夫,并刺瞎了自己的妈妈和兄长,受害者甚至到生命最后一刻,都未曾怀疑到她身上。

温柔贤惠的姐姐竟然是“死神”?

2005年4月半夜,江南区一家烧伤治疗医院楼道发生火灾,幸好消防队赶到迅速扑灭,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只是根据石油的痕迹推断,这明显是有人蓄意纵火。

江南警察署的吴根吴刑警赶到现场,经过询问和闭路电视对比,发现了嫌疑人——29岁的严仁淑。

严仁淑非常漂亮,吴刑警对她第一印象是,“漂亮得不像罪犯”,还说“当时的同事见过很多名人,但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警方询问时,严仁淑却突然晕倒了,醒来后精神恍惚不断流泪,嘴里却嘟哝着:“我可以在火焰中看到我死去的女儿。”

原来,她的女儿很久以前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了,而儿子身患重病……考虑到这些,警方准许严仁淑保释。

几天后,一位年轻男子战战兢兢跑到警局报案,说自己的姐姐是死神!凡是与她亲近的人非死即伤!

他两个姐夫先后离世,外甥女外甥接连出事,妈妈和哥哥也双双失明,自己和哥哥前几个月还在火灾中侥幸逃生,而曾经收留过姐姐的保姆一家也发生了严重火灾,一死两伤……

男子说的姐姐,正是前几天有纵火嫌疑的女子严仁淑。

警方马上展开调查,结果正如弟弟所说,警方发现,严仁淑身边的人都会发生各种意外,可除了弟弟,其他人对严仁淑的印象都很好。

第一任丈夫的家人,虽然对严仁淑守寡后又闪婚有点不满,但还是感谢她对生病丈夫不离不弃的照顾。

第二任丈夫的家人,更形容她是天使,因为这任丈夫离世后,严仁淑不仅坚持生下肚里的孩子,还主动提出要与未办婚礼的丈夫办冥婚仪式,可见深情之程度。

严仁淑的妈妈、哥哥、保姆等对她的评价也很正面,说她对娘家人很照顾,只是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有时有点大小姐脾气,本性并不坏。

大家对她印象不错,只有弟弟坚持认为她是有问题。警方也很快证实了弟弟的猜测,他们发现,严仁淑的两任丈夫都死于并发症。

在遇到她之前,两位都是健康的年轻人,可最后竟都双目失明且身体有不同程度意外损伤,失明后不久就去世了。

而严仁淑的妈妈和哥哥,也在她两次守寡,回娘家生活后失明。

警方随即对她进行抓捕,并从她的住所发现了一些琐碎的生活记录,她精心策划的杀人案最终曝光。

她为何对身边人痛下毒手?

致命毒妻

1976年出生的严仁淑,天生丽质,身高超1.7米,肤白貌美说话温柔,学生时代起身边就不乏追求者。

只是漂亮的她早在读书时就被贴上“麻烦制造者”的标签。

高中因为偷同学的钱被抓被迫转学, 后来给朋友喂安眠药,趁对方睡着偷走信用卡,因为每次都哭着认错,最终都会被家人原谅。

右边是她

结婚后,她正式与家人决裂。

1997年,她与第一任丈夫李先生相识相恋。交往不到半年就奉子成婚,李先生平时靠搬家中心的工作谋生,收入不高,不足以满足她挥霍的需要。

她便把主意打到了娘家,一边借口看妈妈,一边偷家里的钱和财物,被发现又哭着认错。

1998年爸爸去世后,她连爸爸留给妈妈的养老钱都全部取出,挥霍一空,然后索性离家出走,彻底与他们断绝关系。

没有娘家的“补贴”,她与丈夫矛盾激增,双方经常为一些小事吵架。

2000年2月17日,严仁淑三岁的女儿从家中楼梯上摔下,脑震荡身亡。

女儿的死让严仁淑拿到了一大笔赔偿款,她将这笔钱拿来购买大量奢侈品,挥霍后兴高采烈的模样引起了丈夫的怀疑与不满,双方吵架不断。

此为韩综模拟场景,以下同

女儿的保险金让严仁淑发现了发家致富新方法,她决定把碍眼的丈夫实现价值最大化。

她给丈夫在不同的保险公司买了四份高额保险,以女儿死亡为由去医院拿到了自己患抑郁症的证明,得到大量抗抑郁的药品。

这些药她一颗未吃,而是把它们掺入饮用水中,再哄丈夫喝掉。

因为服用过多抗抑郁药,丈夫总是意识越恍惚,趁丈夫不备,她将他推下楼梯。

第一次丈夫只是轻微脑震荡并无大碍,过了半个多月,她又故技重施,这次丈夫因为脑震荡和骨折入院了。

她因此拿到了34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870元)意外赔偿金,这个金额当然满足不了她的胃口。

她决定从高赔偿入手,给丈夫喂下大量安眠药,再用别针刺翻开丈夫眼皮,刺瞎他一只眼睛,最后拿到除死亡外第三高的赔偿金(第二高是双眼均瞎)。

丈夫瞎了一只眼后,她表面变得温柔,实则是趁夜晚投喂安眠药,在熟睡的丈夫身上制造伤口,甚至用滚烫的热油将丈夫烫伤……但她总是跟丈夫说,是他自己无意识弄伤的。

因为服用太多抗抑郁和安眠药,丈夫意识混沌,记忆力出现缺失和偏差,竟信以为真。

严仁淑为了不引起怀疑,还多次设计让丈夫在家人朋友面前精神恍惚情绪暴躁意外失伤的戏码,让他们相信他真的病了,而自己还不离不弃体贴照顾。

有了亲友和丈夫口供证实,保险公司调查也没察觉到异常。

她也越来越放肆,2000年9月,她用刀捅伤丈夫腹部,对外却说丈夫有自残倾向,她则独享不菲的赔偿金。

2001年1月,她再度将丈夫捅伤入院。一个月后,又捅了丈夫两刀。丈夫在她这般“照顾”下,终于支撑不住在医院去世了,年仅27岁。

因为当时保险公司落后的调查与信息沟通滞后,严仁淑还实现了多头骗保。

前前后后,她从第一任丈夫身上拿到了2.8亿韩元(约154万人民币)的保险金,这些钱除了小部分用在丈夫住院上,大部分都被她用来享受和购买奢侈品了。

第一任丈夫死后,她马不停蹄找下一个冤大头。

不到两个月,她就在夜店认识了运动员出身的林先生。

她将自己包装成首尔著名女子大学幼儿教育系的毕业生,是在私立幼儿园工作的富家千金,与林先生家人见面时温柔有礼貌,很快获得家人青睐。

林先生身高184,体型健壮,但与严仁淑同居后,也迅速走上严仁淑前夫的大冤种之路。

严仁淑故技重施,给林先生喝渗了药的水,让他在浴室摔伤。在医院照顾他的时候,因知道未结婚拿不到保险金,严仁淑还主动求婚。

感动的林先生一下就答应了和她结婚,而她还“大方”地赠送了一辆价值3200万韩元(约17.6万人民币)的SUV,作为定婚信物。

林先生的厄运模式也正式开启——眼睛被严仁淑刺瞎,身体出现刀伤、烫伤、烧伤,不到一年,他就和严仁淑第一任丈夫一样,因各种并发症在医院身亡。

林先生的死也曾引起林家人的怀疑,提出要尸检,但严仁淑魔高一丈,说自己已经怀孕了,还坚持要与林先生办冥婚——冥婚用的钱还全是她出的。

第二任丈夫死得太快,她只拿到了38828347韩元(约21.3万人民币)的赔偿金,她大为不甘。

她还早产生下一名男婴,而为了减少和林家人的联系,免得被再次怀疑,她带着孩子回到娘家生活。

演技高超的民间影后

看她带着半大的孩子,声泪俱下哀求,心软的妈妈再次原谅了严仁淑。

严仁淑也表现出痛改前非的模样,她帮妈妈做家务,对哥哥弟弟温柔体贴,殊不知,娘家人也是她的猎物。

背地里,为了不引起保险公司怀疑,她用哥哥的名义给妈妈及弟弟买了保险金,受益人填的是哥哥。

一切准备就绪,她故技重施,在妈妈喝下她准备的带药石榴汁后,她用注射器的针头戳瞎了妈妈的右眼。

妈妈瞎了,她成了照顾妈妈无微不至的大孝女,也得到了哥哥弟弟的信任。

4个月后,她如法炮制,邀请哥哥喝酒,一向酒量好的哥哥破天荒喝醉,趁着哥哥昏迷,她用浓盐酸将哥哥弄瞎。

为了拿到所有的保险金,她还往哥哥输液管里注入异物,幸亏医院抢救及时,哥哥大难不死。

趁着哥哥和妈妈不在家,她偷偷把妈妈的房子卖了,再以返租的方式租下房子继续居住。

没想到新房东很快就提出要重新装修搬进来,她害怕事情暴露,竟用安眠药迷晕家人,索性放火烧家。

好在哥哥被浓烟呛醒,及时救了弟弟,但兄弟俩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这场大火,又让她拿到2.4亿韩元(约132万人民币)赔偿金。

房子被烧后,她带着儿子离开,找到了曾在她家工作过还未结清报酬的保姆姜女士,恳求她们收留,并承诺结清报酬且额外给费用。

姜女士的家并不大,但见孩子小,严仁淑态度诚恳,便动了恻隐之心,同意她们住一个月。

可住在姜女士家,严仁淑什么家务都不做,还饭来张口,一个月也没有要搬走的迹象,直到姜女士忍无可忍,下了逐客令……

对此严仁淑表面平静,实则恼羞成怒。

2005年2月的一个深夜,她放火烧了姜女士的家。姜女士一家三口严重烧伤,丈夫抢救无效身亡。

可严仁淑连躺在医院的母女也不放过,半夜还想去放火烧医院。这才暴露了自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严仁淑疑似纵火被保释后,她儿子因为生病在另一家医院住下了。

她向同病房的家属全汝珍借了一大笔钱,还偷了信用卡。后来因为口角之争,她用药放倒了全汝珍,用大头针刺瞎了她的右眼。

全汝珍住院时,她又以探病为由,偷偷往输液管里2-3厘米橙色水,导致全汝珍几乎丧命。

她把精力全放在谋财害命和自乐享乐上,儿子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最终儿子也死在医院。

警方逮捕她时,她正在与一位男士约会。

反社会人格障碍满分得主?

严仁淑被捕时,有记者问严仁淑:“现在你所有的家人都受伤或死去,你感觉如何?”

她生气表示不想谈论此事,突然又哭着说很痛苦,对不起妈妈和哥哥弟弟。

在审问阶段,严仁淑承认了大部分指控,称自己犯罪是因为吸毒成瘾,需要钱,声称是因为太想念女儿才吸毒的。

配合口供,还上演精神恍惚、不断流泪、尿失禁,口吐白沫的戏码。

但尴尬的是,检测结果证明,她并没有吃任何违禁药,警方也没有查到她购买包括毒品在内的违禁药物消费记录。

她却口硬说自己一直在服用一些利尿剂,这才导致没有检测出来……

辩护律师称她精神方面有问题,她也说自己有严重的抑郁症和幻想症。

她接受了精神评估,最后,她在反社会人格障碍测试中得分为40分(满分40分,杀了19人的韩国头号变态杀人狂魔柳英哲只拿了28分),证实她确实是一名非常严重的精神病患者。

而受害人家属坚持表示,严仁淑与她们相处时逻辑清晰,做事有条有理,根本不存在任何精神问题。

一些专家也指出,反社会人格障碍测试只能说明这个人藐视生命,并不能证明犯罪时失去理智不受控制。

警方认定,严仁淑犯罪的动机不是毒品,而是钱, 声称精神和身体虚弱的目的只是想获得减刑。

不到5年时间,她通过保险公司获得了5.96亿韩元(约327.8万人民币)赔偿金。

这些钱大部分用于与朋友出去玩、去美容院做头发、去桑拿房做皮肤护理还有各种奢侈品上,她每周出门六天,从早上10点到晚上7点都在吃喝玩乐,花钱如流水,只有小部分用于家人治病。

她的酒肉朋友说,严仁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东西想买就必须买,有食物想吃就必须马上吃。比如,家住京畿道的她,半夜突然想吃粥,就立即乘坐出租车跑到首尔,请朋友一起吃。

当时,一碗粥的价格为6000韩元(约33人民币),而出租车往返费为11万韩元(约605人民币)。

五年来,她犯下的罪行共计重伤、放火、杀人等10类24起,发生的伤亡事故为5死7伤,伤者中3人失明,4人被烧伤。严仁淑称自己杀了两个孩子,但由于找不到证据,所以没有起诉,最终认定她造成3人死亡7人受伤。

法院也没有承认她关于精神和身体虚弱的主张,她三次均被判无期徒刑。

此图还漏了被她弄瞎眼的同病房的家属全汝珍

严仁淑服刑期间,以生病为由,拒绝家人及受害人家属的所有探视,也从未向他们道歉过。

她唯一联系的只有吴根吴刑警,她一直给他写信,要求他从制造商那里购买生活必需品,不然就放狠话威胁。

可见,严仁淑并没有真的在反省。

如今,受害者和家属仍在担心,她会随时减刑出狱,再次伤害他们。

E姐结语:

电影《黑暗天使》里的Mary Ann,因一时起邪念毒死了第一任丈夫,并获得一笔近40磅的保险金后,杀心四起,用同样的手段杀死了第二任丈夫。

为掩盖自己的罪行,又用毒茶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严仁淑就是现实世界里的“黑暗天使”,她之所以屡屡得手,并不是手段真的有多高明,无非是利用至亲至爱的信任——她甚至都不敢对丈夫的家人下手,只因她很清楚,对方不可能无条件信任自己。

在她眼里,亲情爱情友情都比不过一件奢侈品,如果弟弟没有报案,她正在约会的新交往对象,必定也会变成下一个待宰羔羊。

是的,“黑暗天使”,就潜伏在这人世间,可能是那个每天给你带饭的室友,满脸笑容的邻居、和气慷慨的亲戚……

有些人和恶鬼相比,也只是多了一副人的皮囊罢了。

还记得《至尊红颜》里那个歹毒到极致的徐盈盈吗?


本站所有资源信息均从互联网搜索而来,本站不对显示的内容承担责任,如您认为本站页面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在收到邮件后48小时内删除
邮箱: ysgc2022#gmail.com(替换#为@)

©2022 3443.tv 影视工场

电影

电视剧

APP下载

综艺

动漫